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当前位置: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688 > 阅读美文 > 正文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

时间:2019-11-16 07:35来源:阅读美文
小小的心既要容纳一个神奇的事实,又必须承受性命攸关的保密责任,这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艰难和痛苦啊。 爱孩子,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,不要给他制造麻烦。 爱孩子

  小小的心既要容纳一个神奇的事实,又必须承受性命攸关的保密责任,这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艰难和痛苦啊。

  爱孩子,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,不要给他制造麻烦。

爱孩子,就帮他创造一个和谐的局面,不要给他制造麻烦。

  有一天,7岁的小女儿圆圆看到电视里谈关于隐私的话题,就问我什么叫“隐私”。我说:“就是不能对别人讲的个人秘密”。她问我:“你有没有隐私?”我说应该有吧。她又问:“我爸爸有没有?”我说也应该有吧。圆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我心里笑了一下,没深究这个问题专家在想什么,继续擦我的桌子。片刻后,听见她低低说一句:“我也有隐私……”

  圆圆跳级升入四年级后,学习上没什么困难,很快和新班级的同学们就处熟了,有了自己最要好的几个朋友。总的来说,情况都很好。只有一件事让她觉得烦恼,就是时常受到班里一个小男孩的欺负。

圆圆在上四年级后,学习上没有什么困难,也和新班级同学处熟悉了,有了几个好朋友。只有一件事情让他觉得烦恼,就是时常受到班里一个小男孩的欺负。

  我直起腰来,认真地关照女儿,“那你可小心点,不要让爸爸妈妈知道了。”圆圆也认真地说:“我一辈子都不告诉别人,也不告诉你。”我摁住心中的笑,“连妈妈都不能告诉,看来你的隐私还不小呢。”她听出了我口气中的揶揄,不满地说:“我的隐私才不是小事呢,可大了。”我问有多大,她用双手作了一个足有房子大或天大的动作,也觉得没比出来,就不耐烦地说:“别问了,我不想说这个事了。”

  这个男孩子是所谓的“差生”,在这里我把他叫做孙小力。他坐在圆圆后面。听说他以前也欺负班里别的女同学,自从圆圆来了后,主要精力就放在欺负圆圆上。他上课总是从后面揪圆圆的小辫。下课后,把她的课本抢了扔到远处另一个同学桌子上,看她着急地绕一大圈去找书,快要接近书时,他又跑前面抢了,放到另一个远处的桌子上。经常是快要上课了,圆圆还满教室忙着追书。有时圆圆下课了正和别的同学在一起玩,冷不丁被他推一把,差点摔倒。

这个男孩子是所谓的“差生”,把他叫做孙小力,他坐在圆圆的后面,上课总是从后面揪圆圆的小辫子。下课后,把她的课本扔到远处另一个同学的桌子上,快找到的时候,又抢到,放在又一个地方。有时圆圆下课了正在和别的同学在一起玩,冷不丁被他推一把,差点摔倒。

  我拿着抹布进了卫生间,正洗布时,圆圆跟进来。她略带诡秘,试探地问我:“妈妈,你的隐私是什么?”我说:“我的隐私也不能告诉别人,要是说出来就不是隐私了。”她好奇心高涨,缠磨着要我讲出来。我一时找不出敷衍她的内容,就说:“你先把你的告诉我,我再告诉你。”她小嘴一噘,“不行,我的不能说。”我说:“我的也不能说。”她就开始耍赖,搂着我的腰哼哼唧唧,“告诉我嘛,告诉我嘛。”我想编个“隐私”赶快把她打发走,就说:“妈妈先告诉你,然后你再告诉我好不好?”以我对圆圆的了解,这样的交换她总是乐于接受的。但她一听,还是不能接受,无可奈何地看书去了。这倒有点让我意外,她宁可放弃听我的“隐私”,也不把自己的“隐私”讲出来。是什么事,能让一个小孩子在这样的诱惑下守口如瓶呢?

  圆圆经常回家向我抱怨,看起来这个小男孩让她有些发愁了。圆圆班里的同学见了我的面还告状说,阿姨,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你去告老师吧。我一直没去找老师,一是觉得小男孩难免淘气,不是多大的事,只是告诉圆圆甭在意他。二是觉得圆圆已为这事和老师说过了,我再去说,老师再把他批评一顿也解决不了问题。我希望圆圆能自己解决这些问题,凭我的感觉,这个小男孩给圆圆带来的只是烦恼,她回家说说也就没事了,构不成对她心理的伤害,所以我也不着急出面。

圆圆经常回家向我抱怨,她的同学也跟我说,要我去告老师。

  我正奇怪着,听见她爸爸从另一个屋子走出来,逗她说:“把你的秘密对爸爸讲讲,就咱俩悄悄说,不让妈妈听见。”圆圆突然发起脾气来,两只脚后跟打着沙发,“哎呀,我刚刚忘了,你又提起来,不要提这个事了,好不好!”

  四年级时的欺负手段还不太严重,上了五年级却有些过分了。除了以前的那些恶作剧,还出现了“骚扰”行为。有一次他把电话打到家里,正好圆圆接的,他在电话里大喊一句“我爱你”。圆圆吓得把听筒扔了,气愤地过来对我说,孙小力怎么知道咱们家电话号码的?咱们赶紧换电话吧!

我一直没有去找老师,一是觉得小男孩难免淘气,不是多大的事,只是告诉圆圆甭在意他。二是觉得 圆圆已为这事跟老师说过了,我再去说,老师再把他批评一顿也解决不了问题。我希望圆圆能自己解决这些问题,凭我的感觉,这个小男孩给圆圆带来的只是烦恼,回家说说也没事了,构不成心理伤害,所以我也不急着出面。

  我看看圆圆发火的样子,走过去,揽住她,盯着她的眼睛问:“你的隐私是件让你一想就不愉快的事吗?”她想想,轻轻摇摇头。我又问:“那么,是件愉快的事吗?”她也摇摇头,有点沉重。我说:“如果你觉得不愉快,讲出来就会没事了。”她说:“我平时也没事。要是我上课,或者是玩的时候,或者是看书的时候就想不起来。什么时候想起来了,我就赶快想别的事。”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  我开始认真琢磨这个孙小力了,觉得这个仅仅10岁的孩子也许真的有些问题,一时没想好该怎么办。但很快发生的另一件事让我不能不赶快行动了。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但是到了五年级。除了以前的那些恶作剧,还出现了“骚扰”行为。有一次他把电话打到家里,正好圆圆接了,他在电话里大喊“我爱你”圆圆吓到把听筒扔了,气愤的对我说,我们把电话换了吧!

  我和她爸爸交换了一下眼色。

  那天圆圆放学回家看起来情绪很不好,一进门就要换衣服,洗头发。我问为什么,她哼叽了半天,才有些不情愿地告诉我,今天下午在教室外和同学玩,孙小力从后面一把抱住她,还亲了一下她的头发。老师正好看见了,把他批评一顿,并罚他站了。看来这事确实让圆圆非常不开心了,她强忍着才没哭,问我能不能去和校长说一下,把孙小力开除了。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我开始认真琢磨这个孩子,觉得这个年仅10岁的孩子也许真的有些问题。但是又发生了一件事。

  我拿出最轻松的口气说:“咱们三个人都把自己的隐私讲出来好不好,一家人不应该有秘密。”她爸爸也来附和我的说法。圆圆看我俩的阵势,一下子从我的怀中挣脱出来,跑到离我们最远的一个角落,一边跑一边喊叫“我不说,你们别问了”,然后受惊似地回过头看着我们。她的表情动作让我心中轻微一震,好奇心被大大地逗弄起来了。

  圆圆爸爸早对这小男孩不满了,这时气坏了,说要去找这个坏小子的家长,让家长揍他一顿。凭我的直觉,这样的孩子,找他的家长也没用,家长揍他一顿,他以后不定使什么坏呢。我也不期望老师能有办法解决,我想找到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。我对圆圆说,妈妈明天在你放学时到校门口等你,和孙小力谈谈。我第二天买了一本郑渊洁的童话《皮皮鲁》,这是我和圆圆都喜欢的童话。这一方面算作是件“行贿”品,另一方面我想让他读一点书。读书对道德养成有促进作用,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:“我坚定地相信,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。”

有一天圆圆和同学玩,孙小力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,还亲了一下她的头发,正好老师看见了,把他批评了一顿,并罚站了。她问我能不能找校长开出这个男生。

  此后一个星期,我们一直犹豫着是否有必要搞清楚女儿的“隐私”。既害怕过分的追问伤了她的自尊心,又担心万一真有什么事需要家长帮助。我隐约感觉到,这件连父母都不能讲,但又让她在意,并且还“很大”的“隐私”是件让她沉重的事情,对她的心理有压力。我试探着又提了一次,她一觉察到我想问什么,就又立刻跑开了。这就更引起了我们的重视。我和她爸爸私下探讨了几次,总有些放心不下,就想设计个圈套,套出她的话来。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  到圆圆学校门口等她。她早早出来,又和我一起等孙小力出来。一会儿,圆圆指给我一个穿得松松垮垮,显得有些邋遢的孩子,并把他喊过来。

圆圆爸爸气坏了,说要找这个坏小子的家长,让家长揍他一顿。凭我的直觉,这样的孩子,找家长也没有用,家长凑他一顿,他以后不一定是什么坏呢?

  有一天,在中午饭桌上,我们随便聊天,我对圆圆说:“我和你爸爸已经交换过‘隐私’了。”她睁大眼睛,“真的?”她看看爸爸,爸爸点点头。圆圆有些嫉妒,“就你俩悄悄说,不让我知道。”我说:“我们准备告诉你呢。”她眼睛一亮,兴奋而迫不及待地问我:“妈妈你的隐私是什么?”我就把自己的“隐私”讲了一遍。她爸爸在她的要求下也把自己的“隐私”讲了一遍。圆圆听完后,比较满意,似有言外之意地说:“你们的隐私都是好事……”我们趁热打铁,“我们一家人之间就不应该有秘密,要是我们之间都不信任,那我们还能信任谁呢,你说是不是?谁有好事,说出来大家都高兴;要是有坏事,说出来互相分担,一起解决,你说对不对?”圆圆听出了我们的用意,嘟哝说:“我要是告诉你们,对你们也不好。”我们赶快说:“我们不怕,关键是害怕你受到伤害。”她说:“我不说就不会受到伤害,说了才会受到伤害。”我们问为什么,她迟疑片刻,忽然又不耐烦了,“我正好这两天没想这个事,你们一说,我又想起来了……”她顿时没了胃口,剩下半碗米饭不吃就下了饭桌。这使我和她爸爸的胃口也陡然下降。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  我对他说我是圆圆的妈妈,想找他谈谈。他可能以为我是来找他算账的,眼睛里流露出害怕,转而又流露出挑衅和不在乎的样子。

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。我对圆圆说,妈妈明天再你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等你,和孙小力谈谈。

  我吃完饭,没顾上洗碗,把歪在沙发上的圆圆拉起来放到膝上,严肃地对她说:“妈妈觉得,你的秘密是件不好的事,妈妈特别害怕它会伤害你,你讲出来好不好?”她默默地摇摇头。我说:“你只对妈妈一个人讲,不让别人知道行不行?”她爸爸赶快躲到卧室装睡。圆圆还是摇摇头。我说:“你太小了,很多事情还没能力自己处理,你要是有事不对妈妈讲出来,万一这件事伤害着你怎么办,妈妈不知道就没法帮助你。”

  “别紧张,阿姨只是来和你随便谈谈,我们说说话好吗?”我蹲下。他表情有些诧异,但情绪有所缓和。这时旁边有几个同学围过来,我不想让他们围在旁边,拉孙小力往远处走走,但那几个小男孩还是跟过来了。只好不管他们。

第二天,我买了一本郑渊洁的童话《皮皮鲁》一方面算作是“行贿”另一方面我想让他读一点书,读书对道德养成有促进作用,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斯基说:“我坚信地相信,少年的自我教育是从读一本好书开始的。”

  圆圆说:“说出来才伤害我呢,不说就没事。”我问,为什么呢?她有些无可奈何地说:“反正就是不能说。”边说边想从我怀中挣脱出来,我以坚决的搂抱让她感到非讲不可的逼迫,同时轻轻又威严地说:“讲出来,讲给妈妈听,好不好?”

  我和颜悦色地问孙小力:“你说圆圆是个好同学还是个坏同学?”

见到了这个男孩,有点邋遢的样子。他可能以为我是来找他算账的,眼睛里流露出害怕,转而又流露出挑衅和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圆圆低头沉默着,心不在焉地搓弄手中的橡皮泥,看得出她内心在激烈地斗争着。我不敢吱声,静静地等着。空气绷得紧紧的,我指望这种紧迫能把她的秘密挤压出来。她用手中的橡皮泥缓解着压力,把沉默拉长,到她觉得气氛微有松弛时,就又想挣脱,我就再把她抱得紧紧的,晓明利害的话再讲一次。在我的坚持下,她几次欲言又止,眼看着要出口的话,总在要吐出的瞬间被她又犹犹豫豫地咽回去。我想不出这个小小的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事,让她这样难以开口。她的顽强让我感到惊异。

  他回答:“好同学”。有些羞涩。

“别害怕,阿姨只是来和你随便谈谈,我们说话好吗?”

  我们就这样一个回合又一个回合地僵持着,一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过去。

  我问:“她什么好呢,你说说。”

我和颜悦色的问孙小力:“你说圆圆是个好同学还是个坏同学?

  邻居小孩来敲门,找她上学去。圆圆从我怀中一跃而起,边说“妈妈我要上学去!”边向门口跑去。我怀里一下空了,巨大的忧虑却在瞬间充满心胸。圆圆在回头向我说再见时,一定是我眼中的什么打动了她,让她觉得不忍,在这最后的瞬间,她竟突然妥协了,说:“妈妈,我晚上回来告诉你好不好?”我点点头。她咚咚地往楼下跑去,爱人从卧室出来,百思不得其解,“巴掌大的人,会有什么事这么神秘呢?”

  他脱口而出:“学习好。”想了一下又说:“不捣乱。”就沉默了。

他回答:“好同学”有些羞涩。

编辑:阅读美文 本文来源:我们班孙小力总欺负圆圆,连妈妈都不能告诉

关键词: